0371-6777 2727

《解密红色珍档》第二讲:全民族抗战的中坚力

更新时间:2021-10-01

  习主席指出: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外敌入侵持续时间最长、规模最大、牺牲最多的民族解放斗争,也是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斗争。这个伟大胜利,是中华民族从近代以来陷入深重危机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转折点。在抗日战争中,代表着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,秉持民族大义,肩负历史重任,以自己的政治主张、钢铁意志和模范行动,一直战斗在抗日战争最前列,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。

  今天,翻开馆藏的八路军、新四军《回忆史料》《文献》,我们从一卷卷珍贵的历史档案材料中了解那场铭刻史册的伟大胜利。

  1931年9月18日深夜,日本关东军向中国军队驻地北大营和沈阳城发动进攻,“九一八事变”暴发。9月20日,中共中央发表《中国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》,响亮提出:“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三省!”号召全国民众以民族革命战争将日本帝国主义驱逐出中国,争得民族的解放与独立。中国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1932年4月发布《对日战争宣言》,正式对日宣战。到1933年初,由中国共产直接领导的巴彦、南满、海龙、东满、宁安、汤原、海伦等抗日游击队相继成立,逐渐成为东北主要抗日武装力量。中国领导的中国人民就在白山黑水间奋起抵抗,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,同时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。

  积极倡导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日夜,日本侵略军炮轰宛平城,攻击卢沟桥,制造卢沟桥事变(七七事变),全民族抗战由此爆发。7月8日,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通电:“平津危急!华北危急!中华民族危急!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,才是我们的出路!”一场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殊死大搏斗拉开帷幕。人民军队请缨杀敌,闻令出征。

  1937年8月25日,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改编令,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、第二、第四方面军及陕北红军等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(简称“八路军”)。9月,按照全国统一的战斗序列,八路军改番号为第18集团军,但八路军的称呼仍沿用下来。10月,党在南方八省的红军游击队(琼崖红军游击队除外),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(简称“新四军”)。红军改编作为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的历史事件,促使国共两党合作具备了一个必要条件,同时也使红军更加适合于国共合作和民族解放战争的新形势。

  八路军不待改编就绪,即誓师出征,东渡黄河,挺进抗日前线师主力设伏于平型关,经激战歼灭日军1000余人,击毁汽车100余辆、马车200余辆,缴获一批辎重和武器,后称“平型关大捷”。之后,八路军积极配合军进行忻口战役,又设伏雁门关,切断大同至宁武、忻口的交通线,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,相继取得长生口、七亘村、黄崖底和广阳伏击战胜利,取得丰硕战果,显示了强大的战斗力。

  全国抗战一开始,中国就主张实行全面抗战路线,废除的,给人民以充分的抗日民主权利,适当地改善工农大众的生活,充分动员、组织和武装民众抗战,使抗日战争成为线 月,洛川会议通过了《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》。决定指出,中国的抗战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,争取抗战胜利的关键,在于使已经发动的抗战发展为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战。会议还通过了《中国抗日救国十大纲领》和起草的宣传鼓动提纲《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》。

  随着战争的初步展开,对于全国抗战的进程及前途,国内许多人存在着“亡国论”与“速胜论”的错误观点。1938年五六月间,撰写了《论持久战》,驳斥了“亡国论”和“速胜论”,指出中日战争必将是一场持久战,最后胜利属于中国而不是日本,科学预见持久战将经历战略防御、战略相持、战略反攻3个阶段,强调争取抗战胜利的唯一正确道路是充分动员和依靠群众,实行人民战争。全国抗战形势的后来发展完全证实了毛主席的英明论断。

  洛川会议上通过在敌人后方放手发动群众,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,配合正面战场,开辟敌后战场,建立抗日根据地的行动方针。1938 年5月,毛主席发表《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》,特别强调抗日战争全过程中游击战争的重要战略地位,指出由于游击战争的广泛性和群众性,战争的长期性和残酷性,抗日游击战争“就从战术范围跑了出来向战略敲门,要求把游击战争的问题放在战略的观点上加以考察”。

  在华北,依据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,八路军在山西创建抗日根据地。1937年11月,第115师副师长率不足3000人的队伍向晋察冀进军,依托恒山山脉,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,这也是八路军开辟的第一个抗日根据地。毛主席称赞道:“前有鲁智深,今有”。之后,贺龙、关向应领导第120师创建了晋西北根据地;、张浩领导第129师创建了晋冀豫边根据地;、罗荣桓领导第115师创建了晋西南根据地。

  在华中,新四军根据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,陆续挺进敌后,利用山区和河湖港汊等复杂地形开展游击战。1938年5月,在皖中巢县蒋家河口首战告捷;6月17日粟裕率领先遣支队,在镇江韦岗伏击日军,打响了新四军出师江南第一仗。陈毅元帅即兴写下诗句:“镇江城下初遭遇,脱手斩得小楼兰。”

  在华南,中共广东党组织积极领导开展游击战争,创建东江抗日游击根据地和东江纵队,长期战斗在海南岛开展抗日游击战的红军游击队发展为琼崖纵队,粤中和雷州半岛地区也建立了人民抗日武装,这些人民抗日武装合称华南人民抗日游击队或华南抗日纵队。

  在东北,抗日联军为配合全国抗战,主动出击,积极牵制与打击敌人,掀起了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高潮。

  1943年后,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一系列重大胜利,党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也度过严重困难,进入再发展时期。1943年7月,八路军冀鲁豫军区和太行军区先后发起卫南战役和林南战役,揭开了敌后战场局部反攻的序幕。1945年的春夏攻势,八路军、新四军歼灭日、伪16万余人,攻克县城60多座,收复国土24万余平方千米,为转入全面反攻创造了重要条件 。这期间,中共中央和决定利用战斗间隙进行一次全军性大规模整训。1944年7月1日,中共中央发出《关于整训部队的指示》;10月12日,中共中央作出《关于加强全党练兵与军队大整训之决定》,整训中,多数部队首先进行政治整训,在提高认识、统一思想的基础上开展军事整训。

  1945年8月9日,毛主席发表《对日寇的最后一战》的声明。随后,延安总部朱德总司令发布七道反攻命令,敌后抗日根据地的93万多军队和22万民兵在根据地亿万人民的支援下,立即进攻华北、华中和华南的敌占城镇与交通线日,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形式发布《终战诏书》,日本无条件投降。9月2日,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。9月9日,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(现为原南京军区军史馆/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)举行。

  抗日战争既是中日两国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的较量,更是国家意志和精神的较量。中国人以最富于牺牲精神的爱国主义、不怕流血牺牲的模范行动,支撑起全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,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民族先锋。人在一切艰难困苦面前无所畏惧的英雄主义精神,为人民利益献出一切的自我牺牲精神,有力地提高了全民族抗战的觉悟程度和组织程度,为民族精神的振奋和民族素质的提高注入了新的活力。历史雄辩地证明,抗日战争的胜利,是人民战争的胜利,是中国人民的胜利。中国人民是抗战胜利的决定因素,中国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。

  )注:稿件中历史事件内容出自军队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文件“军学组发〔2021〕7号”《关于印发我军历史学习教育材料第二讲的通知》《中国简史》《军事文集》和馆藏八路军、新四军相关文献和回忆史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