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1-6777 2727

1号店时代落幕:走完磨合期为何却难逃边缘化困

更新时间:2021-10-02

  9月12日,1号店宣布将进一步与京东集团实现战略协同,联合采购,进行供应链升级。不过1号店在向其平台商家发出的站内信中却提到,“原有1号店第三方商家可同步入驻京东POP平台,如不接受则和1号店之间的协议继续,直到合同期满。”而这样的回应也引发了各方猜测。

  尽管京东很快回应称这是双方合作后进行差异化运营的体现,但被人发现“与合并易迅时的说法如出一辙”,逐渐变得“有名无实”的1号店似乎正宣告落幕。

  在2016年完成对1号店的收购之后,关于京东和1号店之间的合作外界并不多见,反倒是京东与1号店原有的拥有者沃尔玛之间在供应链和O2O方面进行了较多的合作协同。沃尔玛在此后则不断增持京东股票,目前拥有其12.1%的股份,成为京东第三大股东。

  对于1号店本身,更像是京东与沃尔玛战略合作的添头,而京东也借助这次的收购清除了一个B2C电商领域的强劲竞争对手,避免后院着火。众所周知,1号店的优势在于商超品类,但随着网上商超大战爆发,1号店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京东对标天猫超市时的马前卒,两者之间的协同作用出现了大幅下滑。

  因此,在经历了1年多整合未果后,从京东的角度来看,1号店的核心价值就是商家资源了,本次京东和1号店最大的调整其实就是“将1号店的第三方商户转移到京东的POP平台上。”

  而从大趋势来看,电商竞争正在呈现出寡头化的特点,在天猫与京东之外,其他电商平台如果是做大而全的方向已经很难有生存空间。尽管1号店和京东业务侧重点不同,但两者都属于自营B2C电商,在供应链、物流,甚至是用户层面都有着诸多重合,因此这也成为了京东淡化一号店的核心内在动力。

  不过一号店落寞的真正原因,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所处的电商竞争大环境,那就是商超市场成为了京东和天猫直接交锋的第一线。

  为了提升消费者的购买频次,京东将目标瞄准了快消品和生鲜市场。而在2016年初,刘强东更是豪言“我们要在三年内结束商超之战,成为中国不仅仅是线上的,也包括线下的商超绝对第一。”

  9月12日,1号店宣布将进一步与京东集团实现战略协同,联合采购,进行供应链升级。不过1号店在向其平台商家发出的站内信中却提到,“原有1号店第三方商家可同步入驻京东POP平台,如不接受则和1号店之间的协议继续,直到合同期满。”而这样的回应也引发了各方猜测。

  尽管京东很快回应称这是双方合作后进行差异化运营的体现,但被人发现“与合并易迅时的说法如出一辙”,逐渐变得“有名无实”的1号店似乎正宣告落幕。

  在2016年完成对1号店的收购之后,关于京东和1号店之间的合作外界并不多见,反倒是京东与1号店原有的拥有者沃尔玛之间在供应链和O2O方面进行了较多的合作协同。沃尔玛在此后则不断增持京东股票,目前拥有其12.1%的股份,成为京东第三大股东。

  对于1号店本身,更像是京东与沃尔玛战略合作的添头,而京东也借助这次的收购清除了一个B2C电商领域的强劲竞争对手,避免后院着火。众所周知,1号店的优势在于商超品类,但随着网上商超大战爆发,1号店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京东对标天猫超市时的马前卒,两者之间的协同作用出现了大幅下滑。

  因此,在经历了1年多整合未果后,从京东的角度来看,1号店的核心价值就是商家资源了,本次京东和1号店最大的调整其实就是“将1号店的第三方商户转移到京东的POP平台上。”

  而从大趋势来看,电商竞争正在呈现出寡头化的特点,在天猫与京东之外,其他电商平台如果是做大而全的方向已经很难有生存空间。尽管1号店和京东业务侧重点不同,但两者都属于自营B2C电商,在供应链、物流,甚至是用户层面都有着诸多重合,因此这也成为了京东淡化一号店的核心内在动力。

  不过一号店落寞的真正原因,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所处的电商竞争大环境,那就是商超市场成为了京东和天猫直接交锋的第一线。

  为了提升消费者的购买频次,京东将目标瞄准了快消品和生鲜市场。而在2016年初,刘强东更是豪言“我们要在三年内结束商超之战,成为中国不仅仅是线上的,也包括线下的商超绝对第一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